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知

Web2.0照耀中国一年 "协调"成为互联网新核心

日期:2006-06-22 08:29:12 点击: 来自: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

尚进/三联生活周刊

一年前,当一群随口不离Web2.0的新互联网布道者站在我们面前时,所有人都被这个Web2.0概念镇住。对于饱受张朝阳式挟持尼古拉·庞帝互联网革命理论灌输的中国网民而言,Web2.0似乎给出了一种新的互联网姿态,一种不同于中国传统商业语境,也不同于早年互联网革命布道者口吻的东西。而Web2.0概念在过去一年内被追捧,不仅带动了新一轮互联网创业热,更让风险投资趋之若鹜。方兴东的博客中国首当其冲就拿到了1000万美元,此后奇虎融资2000万美元,千橡拿到4800万美元,土豆融资850万美元,类似的冠以Web2.0概念拿到风险投资的消息,已经不再有任何刺激性。这样的景象让错过7年前第一次中国互联网狂潮的很多人摩拳擦掌,下海试水者中不仅有笃信互联网改变生活的技术主义者,更包括贪迷互联网能够迅速创造财富的投机分子们。

什么是Web2.0,这是一年来很多人都在争论的话题,六度空间理论、去中心化理念、长尾理论,这些基于社会学基础的互联网原理被推崇备至。在中国互联网理论界看来,如何定义Web2.0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低下头搞开发和找投资,把任何新模式和探索都留给美国人就可以了,我们需要的仅仅是本地化的模仿。这种1999年中国互联网大跃进时代的观念依旧盛行,O’Reilly媒体公司总裁兼CEO提姆·奥莱理对Web2.0的看法经常被国内Web2.0参与者拿来说服别人,所有笃信Web2.0要革命的人都念念有词地说:“网络的智能化与社会化带来了新一轮互联网思维模式的根本转变,源自于用户贡献的网络效应是Web2.0时代中统治市场的关键。”

当新浪在2005年底推行博客时,公开名称是新浪Blog bate 2.0,陈彤根本没指望会出现徐静蕾这样的博客典型,但是2.0、bate,这些典型的Web2.0符号,暗示着新浪对Web2.0外在气质的临摹。这种临摹随着博客概念的大众化,几个月内就深入到 中国经济社会的毛细血管,我们毫不费力就可以找到冠以2.0的运动鞋、手机和笔记本书包。这时候我们惊奇地发现,中国先锋人士对新潮追求最容易体现在词汇上,一本本扒自博客的新书被摆在了书店的随笔货架上,年轻文艺女青年们不再让前辈给列书单,而是直接伸手要RSS列表。

谁是中国2005年最酷的Web2.0网站,这曾经是2006年春节前后,互联网评论圈内最热门的话题。每个人都试图通过自己的博客来发表点意见,一些模仿硅谷纪事口吻的国内互联网评论人在博客们上玩起了推荐,每个人都会推荐出5个最酷Web 2.0国内网站,豆瓣网、大众点评网、土豆网等一些知名国内Web2.0网站的名字被点到多次。当很多人还犹豫推荐哪5个最酷Web2.0网站时,3月28日,中国互联网协会与IDG风险投资出乎意料地共同发布了一份“中国互联网Web2.0百强名单”,突然让所有人意识到贴着Web2.0标签的网站正在急速膨胀。

VeryCD的掌门人黄一孟第一个跳出来质疑这份百强名单,他在博客上写道:“和大多数技术出身的人一样,其实我到现在都搞不清Web2.0,为啥有些人撞破头皮要给自己或别人标上2.0标签,有些人却对2.0破口大骂。也许2.0没啥不好,只不过现在这个字眼,俗了。”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中敲入Web2.0,中文搜索最多的结果都会指向猫扑和奇虎,两个以论坛模式自称Web2.0的公司,不仅在这一年时间内获得了千万美元级别的融资,更试图抢占Web2.0人流量上的绝对话语权。对此甚至有人写出上联“打虎者骑虎,不扑猪狗者扑猫”,至今也没有人对出下联拿到5万元的悬赏,可这两个网站背后的真正老板陈一舟和周鸿一,却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的典型人物,一位把Chinaren卖给了搜狐,另一位把3721卖给了雅虎,都拿到了数亿美元的真金白银,却似乎并不满足,没有亲自登顶纳斯达克看似成了遗憾。直接让他俩成为中国Web2.0浪潮中不得不提及的人物,一位大肆收购中小论坛,另一位在几乎所有Web2.0的技术领域都埋下自己的种子。

美国《商业周刊》可以说是Web 2.0最热衷的媒体追捧者,在其名为《IN》的季刊中大谈创新经济的必要性,更在6月5日的杂志上写道:“Web 2.0不仅改变了互联网用户的生活,也许它还将给商业世界带来一场变革。”但同时,这本杂志也时不时评论一下Web 2.0的新互联网泡沫迹象,在5月25日的杂志上,《商业周刊》的编辑们整版引用Flickr联合创始人卡特丽娜·菲克的一篇名为《现在不适合开公司》的博客文章,来为全球Web 2.0过热做注脚。卡特丽娜·菲克认为,很多所谓的Web 2.0公司都仅仅是功能,而称不上公司,现在的情景仿佛回到了1998年。其实《商业周刊》这种既热捧Web 2.0,又泼凉水的态度,充分影射出目前全球Web2.0的现状。

“Web2.0在智能化和社会化方面拓展的意义深远,然而短期内根本无法转化成基于服务的商业模式”,易观国际如此评价2006年下半年的中国互联网趋势,绝对可以给那些整日盲目喊口号的Web2.0狂徒们泼一盆凉水。猫扑为了海外上市的财富目标,只有靠广告收入来扩充现金流量,结果再一次将迷茫的Web2.0商业模式问题带回到了5年前。尽管众多中国的Web2.0新星们信心勃勃,但不妨听听曾经当过甲骨文软件8年首席运营官的雷·瑞恩的说法,美国《商业周刊》硅谷办公室首席代表罗伯特·霍夫采访他时,试图从这位热衷给Web2.0风险投资的前辈嘴中挖出点实话。当罗伯特·霍夫怀疑最近冒出来的Web2.0公司,将来怎么生存下来时,雷·瑞恩毫不掩饰地回答:“他们不会全部生存下来,我看5000家公司中只有300家有机会改变世界。而幸存的Web2.0网站将成为未来互联网的领头羊,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将因为他们的出现而提升。”

互联网到底对一个社会竞争力有多少促进,这始终仅仅停留在社会科学学者论文探讨的范畴。当耐克跟Google合作搞社区,可口可乐不再热衷罐身图案大抽奖,而是用社会性网站来加强客户服务时,Web2.0已经开始充当软经济的助推剂。对于沉迷在新浪新闻、百度搜索、盛大游戏的中国网民而言,他们已经不再相信互联网依靠技术在改变中国社会。在Web2.0深入中国互联网之前,死气沉沉的互联网生活已经有些模式化了。谁还记得当年那句让民族商业人振奋过的“鼠标加水泥”?这个试图让中国传统经济彻底信息规范化的梦想,似乎至今仍停留在纸上。

新浪这类门户概念,百度这类搜索概念,以及空中网这类SP概念的中国第一代互联网成功者们的成功完全建立在依靠挖掘广告收入和短信经济之上。这些第一代的互联网公司与其说开创了网络商业空间,不如说抢走了传统媒体的广告增长,以及帮助电话公司赚走了更多用户的话费。除了传播学意义上的社会文明促进,第一波互联网浪潮的实质意义只是让胡润这类中国财富榜冒出了几张年轻的黄面孔。

如果说传统Web1.0把工业社会搬上网络,就能实现成功的话,Web2.0则让中国互联网开拓者们第一次触及软经济范畴。一切商业模式悄悄从强制性的市场经验不得不转换到人性化的体验经济下,每一个网民不再是简单的信息消费附庸。不得不承认Web2.0给中国互联网打了一针,中国网络经济从生产到消费的整体价值逻辑正被一点点改写,这种改变不仅仅停留在互联网上,类似“ 超级女声”的体验经济已经深入人心。

而生产力、民众化的Web2.0与非暴富情绪,在互联网第一波浪潮中从没有勾搭在一起的三元素,第一次因为Web2.0的催化而产生了组合。我们深入体会Web2.0概念被引入中国的这一年时间,完全可以发现很多兼具内敛气质与崇尚Google技术主义者,豆瓣的杨勃、VeryCD的黄一孟、客齐集的王建硕。恰恰是Web2.0概念所推崇的社会性网络技术特性,让协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成为了新一轮互联网进步的核心。

More..素材图片 Picture Navigation
新知热门 Class Hot
新知推荐 Class Commend
版权所有:中国网站资源 2005-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This Site Tech:XHTML+DIV+CSS+Javascript
CopyRight ® 2005- www.chinaddv.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06016627
Optimized to 1024x768 to Firefox,Netscape,Opera,MS-IE6+.